Kiyang阳雅

酒香随流觞弥漫,看得见的面容,看不清的思绪

《江山与你》断更

这篇文我还在写,只是我现在选择了更改主角名,不再用凯源的名字来写。

这个决定我思考了很久,因为如果按我最初的设定,这篇文是很严重的OOC,其中会有很多虐心虐人的情节。当初被质疑时,我也考虑了自己真的是在写同人文吗?也有人劝我,其实写原耽会更好一些,不会被粉丝攻击,受众也会更广。所以灰心了三个月,现在我将文名和主角名都改了,把这篇文发布在其他的网站上。如果想要继续看接下来的内容可以私信我,谢谢在我无心更文的那些日子还愿意守候的陪伴。真的说声抱歉了。

以后我也不会再将自己写的文冠以王俊凯、王源这两个名字,除了正常的安利或者生贺以外,我都不会再写凯源文了。
(文我转自己可见了,并不是承认了那些人扣在我头上的所谓女化、弱化这类的锅,我始终认为文是文,人是人,分不清两者的才是真正的糊涂。至今我想起当初那些人咋咋呼呼的言论,还是觉得好笑极了。我只是想写我自己构想好的东西,用我喜爱的人的名字,我喜欢着他们俩,谁也没资格替他们俩开除我的粉籍。
打榜,买代言产品,支持公益,我没落后什么,但我也承认自己对他们的过去不算太了解,看待他们有些偏颇。从视频里看到的,和蟹圆之间的交流,还有我自己眼里的他们,这些都不是完整的。我相信自己还能发现他们身上更多的闪光点,值得我去喜欢更久更久。
写几个字没什么了不起的,十几万字对于我来说也算是当初那么喜爱的证明了。现在改名了,也不代表我不喜爱他们。

只是,换一种形式,换一种心情,自由且快乐。)

《傲娇病得治》

叼着棒棒糖撩你:

初遇


温暖的晨光透过那层薄纱的窗帘照在了王子日渐成熟的脸庞上,王子的眉头微微皱起,纤长的睫毛微颤着像在不舍梦境的消散。美梦才做了一半就被管家破坏了,王子没有追究管家强行拉开窗帘的行为带给自己的不良感受,他坐起身搓揉了几下头发就乖乖下了床走到了镜子前。仆人们给王子穿戴好衣服后就退下了,管家瞧了眼镜子中还睡眼朦胧的王子,走上前将王子领口上的领结系的更端正了一些。

“王子,今天是您初入皇家学院的日子,希望您在学院里能交到朋友。” 管家将手上的文件夹递给了正在花园里处理事务的王子——凯的手上。

“朋友?朋友有什么用处?又有谁可以成为我的朋友?” 一提到朋友这两个字,凯心里就一阵烦躁,面上丝毫不掩饰回想起曾经所谓的朋友带来的不良情绪,眉头皱的紧紧的。

凯一目一行,迅速的看完了文件,关于学院的住宿安排,凯很是不满,竟然要让他这高贵优雅的王子和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留学生住在同一个寝室里。凯抬头神色不快的看着管家,“这学院近来入学的学生太多了吗?竟然已经没有单人间了吗?”

管家一早就知道学院的安排,看凯如此生气,解释道,“并不是,其实这是学院的传统,以加强同学之间的交流而安排的。这位留学生同学据说是以学分第一的成绩进入皇家学院的,所以王子您不需要忧心,他应该是个智商很高的人,不会做令您不愉快的事情的,而且这次您入学,学院方面并不知晓您的王子身份。”

这个皇家学院里的教授们近年来在社会民众中的呼吁声直逼国院,靠着学员们背后家族势力的支持,今年更是提议要国议会的一席之地。要知道皇家学院本是以教育出优秀人才为第一重任,现在却还要插手国内政坛,本末倒置必有不轨之心。

“但愿如此,既然要在皇家学院修学三年,无可避免的就要和他交流,希望他足够聪明。”




送凯入学的车停在了离学院还有两个路口的地方,凯下车时刚好远远看见学院的保安人员在驱散停在学院大门周围的各类豪车,这些豪车的主人大多是各国的留学生。本国的贵族子女可不像这些留学生这么爱炫豪车,都很低调的开着最普通的车来,心里看不起这些留学生,觉得他们娇惯喜奢品质败坏。学院里现在分成了两派,贵族子女一派,留学生一派。

凯进学院的主要目的是要查清楚到底是哪些人在教授们的背后提供支持,有哪些家族或是留学生代表的国家?如果确认牵扯到外国的势力,那就必须连根拔起,绝不可以让别国的人伸手到内政上。

“凯王子,您照顾好自己。” 管家目送凯走远后开车离开了。

凯一步步走向学院,到了学院大门处拿出了一早准备好的学号牌,顺利的进入了学院。

皇家学院的所有教学室和师生宿舍都集中在一座大型的城堡上,而城堡四周遍布无数庄园,贵族们都在这里拥有至少一个庄园,所以也不是所有的学员都住在学院里。凯先去找了自己的导师,办好了入学手续后就回到了宿舍里,准备明天课上需要的学习资料。

凯将学习资料整理好后就换了休闲的衣服躺在床上稍作休息,思考着该从哪里入手调查比较好。凯思考着眼睛看着房间的另一边,那里放着一张床,一张桌子和一个衣柜,床和桌子的上面空荡荡的很干净,那个留学生室友还没来。

凯回想着在文件上附带的照片里看过的这个室友的模样,那张清秀的脸,不管是谁第一眼看见都能感觉到照片上的这个人肯定是个性格温和品行良善的人。凯心里知道这个室友与自己尚未谋面也从没有过交集,但是凯还是不能接受这个面相温和的人即将成为自己的室友的这个事实。

这都是因为凯之前受到过挚友的背叛。

那个叛徒成日也是一幅善良温和的模样,在一次秘密行动的撤退时,叛徒拉住了即将退出危险圈的凯,笑着举起那把凯送给他当作生日礼物的匕首,狠狠的扎在了凯的大腿上。至今凯都还记得那时自己被背叛时的心情,整个大脑都停顿了一般。凯受伤被俘后,王室动用了暗底下的关系,出让了许多利益才将凯救了出来。从那以后凯再也没见过那个叛徒,凯去找过叛徒,但是叛徒就像人间蒸发了一般,没有了半点踪迹。

“哼,我一定会找到你!”

每次一想起那个人,凯都会很烦躁不安。反正躺着不舒服,凯索性就起身出门去城堡四处逛一逛,先熟悉熟悉这里的环境路线。

城堡里学院教学的房间很多,凯逛了好一会儿记住了每个房间的用途,然后顺着来时的走廊往回走,又认真的观察了每个教室的分布与连接情况。古城堡一般都有密道之类的,就像凯自己家族的城堡一样。凯抚摸着走廊边的石墙,石墙上面没有打磨,石头墙面上有天然的纹理,凹凸不平的很是咯手。凯在思考,每个城堡都对石墙情有独钟,那么会不会密道的入口也同样是在石墙上的某块石板后面。

凯看着长长的走廊,心想着以后有的是时间将这里的石墙全部摸个遍。


外面的天气阴沉沉的,好像马上就要下雨了,明明下午的时候阳光还很刺眼。凯回到了宿舍,走到阳台去看了会儿天上的乌云,准备回屋的时候,不经意间低头看见了一个人。那人坐在城堡前面不远处的喷泉池边上,好像感觉到凯在看他,也抬起头望了过来。

凯不知为何有些心虚的立马回到了屋里,莫名其妙的感觉消散不去,凯坐在了椅子上猛然想起,那人好像就是自己的室友——源。










(土味十足)

一天,隋玉邀了夏常安去公园打羽毛球,走在林荫小道上,隋玉数着旁边的小树,嘴里说着 “一、二、三、四、五……”

—“常安,你知道最幸福的数字是几吗?”
—“是几?”
—“五”
—“为什么?”
—“你比个五看看”

夏常安伸出手对着隋玉比了一个五,看着隋玉偷笑着也抬起了手,随即明白了,等着隋玉和他击个掌,但是隋玉却将夏常安的手交叉握住了,眼睛里亮晶晶的。

—“你脸上有点东西。”
—“有什么?”
夏常安摸了摸自己的脸,他记得出门前照过镜子,很干净啊。

—“有点漂亮。”

夏常安的心里简直就像被丘比特之箭射穿了一般,“我…我是可爱的夏常安。”

—“嗯?”
—“你是可爱啊。”

隋玉噗嗤一下笑了出来,夏常安憋着脸,又提出要玩'一二三'木头人,隋玉笑的停不下来,但看着夏常安的样子只好正经起来。

—“好,那我们玩吧。”
—“我输了。”
—“啊,这么快?”
—“因为我心动了。”





这就是我脑子里长大后的信临侯啊,逐渐变的坚毅起来,但又温儒尔雅,辅理国事的时候那专注的神情,俊凯世子简直爱惨了他这幅模样,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这是一辆低配甲壳虫哦,请谨慎上车。


https://media.weibo.cn/article?id=2309404245853878517072


K—“走吧。”
Y—“去哪儿?”
K—“去看陌上花开。”
Y—“好。” ​​​

剧透:
源儿你别怕,我来了!我带你走,我们去看陌上花开